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這話,讓秦牧心頭一緊,他急忙岔開話題,“那你要聽聽我以前的理想嗎?”

蔚藍,“你愿意說,我就愿意聽。”

秦牧嘆息了一聲,方才緩緩道來,“我是秦家我們這一輩第二個出生的孩子,因為前面有我哥哥,我哥又從小就展現出過人的經商天賦,因此家里長輩也都盡力培養他。

家人沒有把繼承秦氏集團的重擔寄托在我身上,因此我小時候活得自由自在。

我只需要像普通孩子那樣按步就班地學習,學習完成后也可以玩自己想玩的游戲。

我哥就比我大三歲而已,看著我玩游戲的時候,我想他內心也是想玩的,但是他卻不能玩。

他學習的東西很多很多,除了睡覺的幾個小時,其它時間都安排得滿滿當當。

那時候我便在想,以后我就自己做游戲,開發出好玩又好操作的游戲,讓我哥在空余時間也可以玩玩。

現在我為我哥量身打造的游戲出來了,可是他卻再也玩不到了。”

蔚藍現在才知道原來秦牧把游戲做得這么好,那么在意游戲主題曲,原來都是為了他的哥哥。

游戲是做出來了,可是那個人卻不在了。

蔚藍張嘴,想要開口勸勸秦牧,卻又不知道該如何勸,便什么都沒有說。

秦牧又說,“我哥哥是一個很好的哥哥,也是一個很好的兒子,他是我們家最大的希望。然而......我一定要讓那人血債血償!”

蔚藍生怕秦牧不理智做出違法的事,“秦牧,或許你哥哥只活出自己的精彩,不要被秦家束縛。”

秦牧,“現在秦家的情況你也看到了,不是我放棄就能維持和平。我必須要完成我哥未完成的事業,不能讓他這么多年的辛苦化成泡影。”

蔚藍,“......”

原來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不得已。

秦牧,“接下來你怎么打算?”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