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江月如搖搖頭,抬頭看向滿是記憶的院子,“兒子,這個家是我們一家四口回憶最多的地方。你和你哥哥,就是在這個院子里長大。

有時候看著院子里的花花草草,我仿佛都能看見你哥哥帶著你在院子里打鬧的畫面。

這兒也是我和你爸結婚后生活的地方,這里有我們好多好多共同的回憶。”

她抬手,輕輕抹掉眼角的淚水,“兒子,除了這兒,我哪兒都不去。我要陪著你父親和你哥哥。”

秦牧還想勸,但又不知道如何勸,便沒再開口。

江月如看向蔚藍,“蔚藍,阿牧這孩子性子火爆,做事從來不顧后果,以后還請你幫我看著他。”

蔚藍點頭,“阿姨,我會的。”

江月如握了握蔚藍的手,“走吧,我們吃飯去。我特地從江南請了兩名廚師準備了你愛吃的江南菜,希望你能喜歡。”

蔚藍帝都后還沒吃到過正宗的江南菜,江月如為她特地準備,她心里感覺暖暖的,也決定要陪著秦牧一起共度難關,“謝謝阿姨!”

江月如,“以后我們就是一家人了,不用客氣。”

這餐飯,只有他們三人,餐桌上還算和諧。

晚飯結束,秦牧和蔚藍在家里留宿。

房間是江月如讓人準備的,倒是給他們倆一人準備了一間,沒有硬將他們二人湊在一起。

秦牧住他自己的房間,蔚藍住他隔壁。

因為心里裝著事情,蔚藍洗漱過后睡不著,便坐在陽臺上看星星。

馬上就要放寒假了,天氣很冷。

涼風吹在臉上,像刀割一樣疼,蔚藍卻不覺得。

她滿腦子想的都是妹妹蔚青的事情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