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秦牧說,“爺爺,要是真查出來這一切都是她做的,我絕對不會手下留情,您最好有心理準備。”

“我允許他們用各種手段展現自己的才能,沒有讓他們手足相殘。倘若真查出來這兩件事情都是她做的......”老爺子頓了頓,像是下了極大的決心,“那么該怎么辦就怎么辦。”

秦牧,“爺爺,有您這句話就夠了。”

老爺子,“管家可能快回來了,你趕緊帶著蔚藍走吧。”

秦牧,“我想留下來陪您吃餐晚飯。”

老爺子,“今天不用了。等你找出真兇,接手秦氏集團,有能力讓所有人誠服的時候,再來陪我吃飯吧。”

秦牧也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讓人知道他跟老爺子是在演戲,他起身,“膽小鬼,我們走吧。”

蔚藍跟著起身,“爺爺,您保重,我們先走了。”

老爺子假裝不耐煩地擺擺手,“快走吧。你們年輕在我身邊,吵得我耳朵都快聾了。”

看著秦牧牽著蔚藍離開,老爺子心里多少有些安慰,可又想到了什么,“阿牧,你們分開走,別讓家里的攝像頭拍到你。”

秦牧,“您老放心,沒有人比我更熟悉家里的監控。”

想到自己疼愛的孫子回家還要偷偷摸摸的,坐下來光明正大吃餐飯也不行,老爺子這心里就跟滴血一樣難受,“阿牧,爺爺對不起你!”

秦牧,“爺爺,我在很小的時候,您就教過我,不要拿別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,我記住了,您老怎么忘記了?”

老爺子滿意地笑了笑,“嗯,走吧。”

秦牧沒有再多耽擱,牽著蔚藍走到大門口,“我走別的門出去,你讓司機送你出別墅,我在別墅區外等你。”

蔚藍點頭,“好。”

......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