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“爺爺,未來的路我知道該怎么走,您不用為我|操心。現在您最重要的事情,是好好養身體,不要再被那些人給氣著了。”

秦牧的聲音突然從門口傳來,打斷了他們的對話。

蔚藍猛地回頭,早就離開的秦牧不知何時出現在客廳門口,讓她著實嚇了一跳,“你、你怎么沒走?”

她秦牧邁著輕快優雅的步伐而來,眼神明亮,身上一丁點看不出剛剛的落寞。

老爺子嫌棄地蹙了蹙眉頭,“你知道什么?你要真知道,就不用我這個快要入土的老頭子給你操心。”

秦牧坐到老爺子身旁,“爺爺,我知道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幫我。您把蔚藍留下來也是要告訴那些人,我不能接手秦氏集團,但怎么說也是您的孫子,您不可能不管我,但是您老有沒有想過,這樣會給這膽小鬼帶來什么?”

老爺子,“有我護著這孩子,他們敢拿她怎樣?”

秦牧,“那些人在背后怎么說膽小鬼,您不會不知道吧?”

老爺子,“蔚藍是你的未婚妻,別成天膽小鬼膽小鬼地叫。剛剛她還幫你說話來著。”

秦牧看向蔚藍,“你幫我說好話了?”

蔚藍,“我只是實話實說。”

哪曉得,她才是真正的小傻子,以為人家爺孫倆鬧矛盾,原來人家兩人是在演戲給眾人看。

以前,她是一丁點都沒有看出來。

也不知道那些比她聰明的人看出什么沒有。

秦牧笑了下,“在所有人都覺得我大勢已去的時候,你還能站出來幫我說話,也不知道該說你是傻,還是說你什么?”

蔚藍,“......”

這男人嘴毒得很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