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蔚藍不明白具體情況,也不好再說什么。

老爺子又說,“這些天的情況你也看在眼里,現在所有人都恨不得吞了阿牧......”

敏|感話題,蔚藍不敢接話,安靜地聽老爺子說。

老人家笑了笑,“我還沒死,但是很多人都盼著我死,他們好瓜分我的家產。我啊,有時候真羨慕那些普通人家,父慈子孝......”

蔚藍也羨慕,可命運弄人,她偏偏就出生在那樣的家庭。

老爺子,“孩子,你應該懂我說的吧?”

蔚藍點頭,“爺爺,其實阿牧并沒有大家說得那么不堪......”

老爺子笑道,“你看看,都會替你的未婚夫說話了。他都不讓你跟他住家里,你還幫他說話。”

蔚藍,“爺爺,我不是幫他說話,我就是把自己看到的告訴您。還有不是他不讓我住他家里,是我自己提出住學校。”

老爺子嘆息一聲,“幾個晚輩是什么樣子,我心里有數。”

蔚藍并不清楚老爺子心里是不是真有數,不過老爺子這么說,她就愿意相信。

老爺子突然話題一轉,“你知道我為什么選你做阿牧的未婚妻嗎?”

蔚藍心思單純,想到就說了,“難道不是因為蔚家?”

老爺子說,“確實是因為蔚家,因為你們蔚家不夠強大,無法做阿牧的靠山。”

蔚藍仿佛懂了,或許老爺子早就放棄了秦牧,所以才給秦牧配了這么一門婚事。

可,老爺子下一句話,就讓蔚藍知道錯了,并且錯得非常離譜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