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沒有料到,秦氏集團各大董事以及各大高管都來了。

蔚藍再不懂,也看得出來這些人是帶著逼宮的意思。

她老實乖巧地坐在秦牧身邊,一個字都不敢吭聲,這么多人在的場合更輪不到她說話。

秦家二叔很是積極,“爸,幾位叔叔知道您身體不好,特地來看看你。”

老爺子微微瞇眼,將在座的所有人都掃了一遍,說,“我是年紀大了,但不是老糊涂了。你們一個個心里打的什么主意,我心里跟明|鏡似的。”

此話一出,在場有些人的臉色有些難看。

蔚藍見一年長之人開口,“我們都是擔心秦氏集團。”

老爺子,“秦氏集團怎么了?股票跌了?還是經營不善要倒閉了?還是你們認為我老頭子年紀大了,管不了這么大的企業?”

年長之人張了張嘴,還想說什么,想了想,又什么都沒有說。

老爺子側目,看向自己的兩個兒子,“老|二,老三,你們大哥才剛剛下葬,你們就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接班了?”

秦三叔趕緊說道,“爸,您看您說的什么話?大哥下葬后,董事們就是擔心您傷心過度,來看看您。

至于你說我和二哥想接班,我不知道二哥有沒有這個想法,我反正沒有這個想法。

我現在所有心思都放在秦氏集團的業務上,最近還在跟海市的傅氏集團談合作,要是不出意外,我們很快就能達成戰略合作。”

秦三叔這番話,看則在說生意,實際就是在亮自己的籌碼。

所有的董事都在,秦二叔當然不會光看著秦二叔表現,“爸,雖然這些年都是我們夫妻在您身邊侍候你,很少管公司的事情,但是我們也沒有閑著什么事情都不做。

最近我們正在與香江的戰氏集團聯系,要是能跟戰氏集團合作,對我們秦氏集團,絕對是天大的好事。”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