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深藍色的床上三件套,兩只枕頭偏偏沒了枕套,慘兮兮地露在外面。

裴劭霆雙手按在腰帶上,轉頭看許熙。

“這也是你干的?”

許熙扒拉著門框,只探出一顆腦袋,笑得很不好意思。

“我那天睡覺,不小心流了口水,弄臟了枕套。我知道你有潔癖,所以我就都拿下來打走了。”

為了體現真實度,她舉爪發誓:“枕套已經洗好了,放在家里的柜子里呢。”

裴劭霆對枕套的去向不感興趣,他只是想起Amy給他打電話時,說她想他,想到睡醒了起來,還要撫摸床單枕頭。

胡扯!

他深吸一口氣,轉頭對許熙露出一個瞇了眼睛的可怕笑容。

許熙意識到危險,扭頭就跑,結果還沒跑出兩步就被人扣住了腰。

“哎哎哎,你干嘛?”

裴劭霆動作熟悉地把人丟到床上,隨之覆了上來。

“干嘛?”

“討債!”

-

大中午的,好不容易吃點飯,又給消化掉了。

快到兩點,許熙才爬起來。

裴劭霆靠在她身邊,看她小嘴撅著老高,覺得挺有意思。

他撐著腦袋,說:“找個時間,咱們把事情公開了,行嗎?”

許熙愣了下,還沒搞明白。

裴劭霆說:“我總不能每次下班,都要隔壁街去等你吧。”

想想也是,挺麻煩的。

許熙有點糾結。

她只想好好上班,要是戳穿了,原來的部門還能好好干嘛?

“怎么頂著裴太太的頭銜認真工作,也是一項能力的挑戰。”裴劭霆說。

許熙撓了下臉。

“看情況吧,別太刻意了。”

說完,她繼續穿衣服。

裴劭霆手繞到她身后,幫她扣上了扣子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